杨水明:要把野果变成乡亲的致富果

2019-08-12 10:32:52 来源: 捕鱼达人,捕鱼游戏破解 作者:邱盛林 陈伟

近百亩的“泥坑垅”,像一幅巨型长画般斜挂在316国道边上。日前,笔者在“光泽县嘉禾种植专业合作社”下车,沿着“泥坑垅”自下而上,头顶是野果藤蔓织成的“绿毯”,“绿毯”下是满眼的野果。有的结对而生,有的三四个抱团而挂。棚下是山风吹拂的“爽快”,棚上是野果碰头的“野趣”。杨水明说:“这就是我们的野果种植基地。”

杨水明家就在“泥坑垅”附近的华桥乡园岱村。“山里的孩子心爱山”。春天有“牛放山上吃嫩草,人躺山下晒太阳”的惬意,夏日有“白天诱着马蜂挂纸标,晚上打着火把挖蜂窝”的兴奋,秋季有“披荆斩棘寻野果,吃得口黑牙又白”的得意。杨水明说:“我种野果灵感来自大山情结,目标是想把那些寄生在林下的野果逐个地通过人工技术手段,开发成商品,形成特色产业,让更多乡亲发野果财。”

山上植物都是宝,只是人类不知晓。尤其果类的,像木通、大叶南五味子,当水果吃跟洁白糖般甜;当药用,藤、叶、果、籽全身都是宝。但要叫爬在树上野生的植物来献宝,却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杨水明就邀了村上四位兄弟各投了20万元,于2014年成立了“光泽县嘉禾种植专业合作社”。大家说,靠山吃山,原来靠做山场、做木头生意赚了钱,如今保生态、做林下经济,也应该反哺一下山上。

虽说是把山上分散的野生的东西移到山下集中人工栽种,没想到却有如在外野惯了的孩子进入课堂般地难以适应。“安家”需要整地、挖穴,“成长”需要技术、肥料,挂果需要几年的等待,等等。这每一个过程都需要用汗水和资金去铺垫。杨水明说:“这几年,四个大股东投的,32户以资、以山、以劳入股,还有银行贷款加在一起,已经投资了近300万元。”

当然这近300万元投资不只近百亩的木通果,还有20亩大叶南五味子和370亩的林下套种七叶一枝花、黄精等中药材。后续资金投入的吃紧,动摇不了他们的初心。技术方面的不足,他们就从书本、网络上学,县市乡也从多方扶持,市里还派了科技特派员助阵。人敬山一尺,山敬人一丈。大山也以果实相报。杨水明说:“林下药材五至六年才能见收益,但一年一个样长得很好。近百亩木通去年已产1.5万公斤果,卖了30万元,今年至少可产3万公斤果,按平均每公斤卖20元,也可卖60万元。20亩大叶南五味子今年也可产500公斤果,按每公斤卖30元,也可卖1.5万元。”

虽然今年能卖60多万元果与已投近300万元没法相比,但杨水明和所有股东们仍信心满满。这是因为:果树生长寿命长,木通和大叶南五味子都是寿命长达百年的藤蔓植物,只要加以人工管护,十年一改造,果会一年比一年多,好收成还在后头哩!其次是合作社里已有32户小股东,他们有的是“试试看”的,有的是贫困户。“试试看”的尝到了甜头,贫困户从田租和劳务工资得到好处,就会成为带动更多人的活广告。          ☉邱盛林 陈伟

[责任编辑:姚心妮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