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字,见最美人文

2019-04-12 08:56:02 来源: 捕鱼达人,捕鱼游戏破解 作者:□王德仁

自神农氏尝百草得茶后,茶,成为国饮;唐代茶圣陆羽著《茶经》,茶,演绎了世间对生活的文明追求。中国茶,草木菁华,东方神采,魅力无穷。

“茶”,上有草,下有木,人处中间,复原了古人的原始“草舍”:木梁支柱构房,人字分水屋面上用茅草遮风挡雨。茶字,是人和草木相依的见证。一株茶树,生长山崖深涧,钟日月之光,采云雾之气,依自然之境,集山水之秀,可谓万树之佳木,千林之灵叶也。古人《茶酒论》中如此称名:“贵之取蕊,重之取芽。呼之茗草,号之作茶。”如今走在闽北,山水迎客宾,香茗复地生,茶乡从“草木屋”变成“黄金屋”,成就各地的一道亮丽风景。美丽茶村,客来敬茶,品琼浆玉液,赏碧水丹山,那宜居的佳境,生活的乐趣,多美!饮茶思源,人们须知草木共荣,开拓茶业当维护生态,友好环境,方有人类生养的无尽资源,方是社会发展的大道自然。

茶具有丰富的人文蕴含。史载唐玄宗为《开元文字含义》作序,改“荼” 作“茶”;陆羽写茶经时也使用“茶”。弃“荼”作茶,从苦涩到甘香,现茶的本质。茶,观字形、悟字意:“人在中央,把草木紧密联系一起,人亲自然。”茶树须人种植,茶叶靠人采制,茶水由人饮品。茶的文化,源自人的艰辛劳动。一片茶叶,从茶苑到茶厂,从绿叶成茶叶,经火的烘焙,沸水的冲泡,如凤凰涅槃而重生,足见其顽强生命力。茶是《神农本草经》的神草,价值高贵,唐刘贞亮著“十德茶歌”,说茶是民间的非凡草木。然而,天道酬勤,人的创造力给了茶的活力同时,书写了茶的文化。茶的无限生机,不正是茶的力量,茶师造茶的智慧么!

茶,一种美的象征。《诗经》中就有“有女如茶,静女其姝”。世间花木,多是春华秋实,而茶则秋华春实。一株茶树秋寒开小白花,春来发出绿嫩芽,秀媚生动,婷婷玉立。细品茶字:上是草头花,中为人,下面木有“十八”,不正是十八女人一朵花吗?喻茶美女,在世人的眼里,钟秀于茶,青睐于茗,是茶美以人格化;茶教人魂牵梦萦。晋有“娇女煮茗”,唐有“李治采撷”,宋有“清照斗茗”。唐代崔玉描绘了一幅《美人尝茶行》:“朱唇啜破绿云叶,咽入香喉爽红玉”。茶以文化,品茗赋诗,茶宴歌舞,一个个奉茶倩女,一碗碗茶花,人花相映美。茶是不老之花,美人青春常在。大诗人苏轼的“茶美女”最形象:“戏作小诗君一笑,从来佳茗似佳人”。

茶,人高寿的代名词。冯友兰先生对茶字很有心得,赋对联:“何止于米,相期以茶”。看“米”字,暗合八十八,故米寿常有88岁;观“茶”字,下是“八十八”,上为“廾”,因此茶寿则是八十八加上廾,即108岁。百姓每日开门“七件事”里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,其中米列第二位,意在做人先求温饱。在读书人“七件宝”中:“琴棋书画诗酒茶”,茶也列后面,可见从米到茶,是人的更高养生需求,从物质到精神的升华。茶是长寿之树,浦城龙根村至今生长一棵千年老枞。茶乡亦长寿之乡,过去人到70古来稀,清代侨居浦城品茶作记的梁章钜老至74岁;宋代延平状元黄裳吃茶思文,活到88岁,为状元中寿命最长。清乾隆84岁准备禅位时,有位老臣奏道“国不可一日无君”。谁知乾隆却爱江山更爱茶:“君不可一日无茶也﹗”大江东去,无限河山,数风流人物,弹指一盏茶烟中。

茶是“以和为贵”的美丽使者。“和”字,口有米,粗茶淡饭,茶米相依。现今请喝早茶,即吃早餐,茶成了“和”的代名词。常言:一个人喝茶和心,二个人喝茶和气,一家人喝茶和睦,一个国家喝茶是和谐,全世界都喝茶是和平。茶有九香,茶境九品;巧茶字九划,茗也有九笔。九是极数,日月乾坤,上有九天,下有九州。“九九归原”,讲求事物完整,追求社会圆美。道家以茶养身,讲天人合一,品茗长生。佛家以茶养性,说禅茶一味。儒家以茶养心,茶以政德。朱熹认为物理如茶理,把儒、释、道三教兼容共识,建立起天理为核心的理学体系。茶在国外,也成一种和而不同的时尚,大英帝国的维多利亚时代:“当时钟敲响四下时,世上的一切瞬间为茶而停”,茶,风靡了欧洲。茶,和通了世界,闽北“万里茶路”联欧亚,闽中“丝茶海路”通五洲,展示中国茶在“一带一路”的特殊魅力。

一个茶字,见最美人文。

[责任编辑:姚心妮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