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坑,红色文化历久弥新

2019-01-27 09:53:33 来源: 捕鱼达人,捕鱼游戏破解 作者:□张桂辉

黄坑,是革命老区。音乐舞蹈剧《东方红》插曲《情深谊长》中唱道:“红军从咱家乡过,红军走的是革命的路,革命的花儿开在咱心窝……”多年来,每当听到这首歌,心中就有一种感同身受的亲切感、自豪感。因为,当年红军不仅从我的第二故乡黄坑走过,而且在这里艰苦生活了好些年、英勇战斗了好些年。

据史料记载,1931年4月,方志敏率领红十军攻克崇安赤石一带。黄立贵随红军入闽作战。红十军撤退后,他留任闽北独立团团长。同年9月21日,黄立贵率红军千余人,由崇安攻入黄坑,在新峰村建立邵(武)光(泽)县委,驻防一夜,红军撤走;1932年春,黄立贵率领闽北独立团再度攻克黄坑,击退民团。三天后,红军撤退。同年九月,红十军再度入闽,红军闽北独立师部分官兵(约七八十人),第三次占领黄坑。次年初,恢复苏维埃政权,革命据点建立在鹅峰村陈家坪,同时成立游击队组织……《红色中华》于1933年4月下旬、1933年7月6日,相继报道了闽北红军独立师攻克黄坑的消息。

1934年秋,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失利后,中央红军被迫长征,原来划归中央苏区的建阳、崇安(今捕鱼游戏破解山市)、邵武、光泽、浦城等五县,与上级失去了联系。为了保存革命有生力量,适应游击战争的需要,在中共闽北分区委领导下,于1935年2月成立了西南战区。其范围是建阳的黄坑、莒口、将口、麻沙,以及原属中共建阳县委管辖的崇安西南部分乡村。

翻开2010年版的《黄坑镇志》124页“第四节·军事纪要”中,有这样几段简明扼要的文字:1931年9月,黄立贵率闽北红军进攻黄坑,歼灭守军刘和鼎部,开辟黄坑游击区;1931年12月,黄坑成立中共邵光县委,建立邵光独立团;1934年2月,中共光泽中心县委于黄坑成立,同时组建光泽独立营。

邵光独立团与光泽独立营,名称虽不同,驻地没区别,都是驻扎在黄坑。在那段艰苦卓绝的岁月里,红军在黄坑留下了奋斗的足迹、深刻的印记,洒下了殷红的鲜血,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斗转星移,许多东西,已经被时光模糊了,但有些“痕迹”,至今依然历历在目、清晰可见。去年,我在黄坑采风期间,跑遍黄坑所有行政村,以及部分自然村。所到之处,都可以感受到红色文化的韵律。如,在黄坑镇九峰村溪边路两幢民房的墙上,还保留着“不要替豪绅地主当炮灰”、“欢迎保卫团士兵回家实行土地革命”“共产党解放士兵”等几条当年红军书写的红色标语。

在九峰村溪边路24号,至今还保留着“闽北红军独立团驻地旧址”。在这座老态龙钟、风雨飘摇的旧房门口,挂着一块落款“中共建阳市委员会 建阳市人民政府”的长方形牌子,上面用红色油漆写着:“1931年9月,闽北红军独立团在团长黄立贵的率领下,顺利攻克黄坑,歼国民党刘和鼎部300多人,开辟了邵(武)光(泽)建(阳)革命根据地;12月,在此旧房成立了中共邵(武)光(泽)县委、先苏,曾祖山任县委书记,邱文卿任县苏主席。1932年,邵光县委、苏委机关迁往麻沙竹鸡垄。”

一天上午,我来到位于黄坑镇南部、距离集镇所在地30里远的苦竹坪村。在村党支部书记引领下,我们前往该村樟墩自然村。因为有段距离,所以乘车前去。一路上,车外天蓝蓝,身边山青青,眼前路弯弯,心中情切切。十几分钟后,我们来到樟墩自然村25号62岁的雷木发家。老雷是个勤奋的农民,门口几个男女正在打牌,他却独自在屋里忙个不停。明白了我们的来意后,老雷便打开话闸子,用带着几分自豪的语气说:我们村是老区基点村。当年,红军从隔壁的书坊乡过来,住在我们村南面约3公里一个叫九坑山坳的“闽笋厂”里,厂后面翻过去,就是“五里口”。红军也是人,餐餐要吃饭。粮食等食物,先由村民送到村头的凉亭里藏起来,而后由老接头户王龙珠等人,想办法转送给红军。红军纪律严明,从来不白拿,都是先付钱再接粮,就像亲兄弟明算账一样……

之后,又来了77岁的叶能夫、61岁的曾正发。村支书告诉我,老叶是村里的老会计,对村情比较清楚,所以请他来做些“补充”。果然,老叶对有关情况了如指掌,且记忆力强、颇为健谈:整个苦竹坪村,共有五个“五老”,他们是:王龙珠、肖运发、李天生、曾金锦、曾冬兰。只可惜,他们都已过世了。说到这里,曾正发主动插话:我父亲曾金锦,也是“交通员”。当年,他经常利用到邵武二都赶集的机会,帮助红军买米。买回来的大米,藏在地窖里。否则,被土匪或者民团发现了,不是被抢走,就是惹麻烦。老曾还告诉我们,父亲曾经讲过,当年给红军传递信件,用的全是“土办法”。那时,没有塑料袋,便就地取材,用粽叶把信件包裹好,而后埋藏在菜地里,插上一根棍子什么的,做个记号,方便红军来取。

本着对历史负责的精神,我“打破砂锅问到底”:“当年在这一带活动的红军首长是谁?你们知道不知道首长的姓名?”老雷和老叶,不假思索、不约而同地说出一个名字——曾镜冰!曾镜冰(1912—1967),海南省琼山县人;1927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;1931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;同年奉调中央革命根据地。1933年10月,国民党割断了闽北苏区和中央苏区的联系。曾镜冰与黄道、曾昭铭等组成省委代表团,受中央的指示,在黄立贵的红五十八团的护送下,进入闽北苏区开展革命斗争。1934年10月,中央红军被迫长征后,曾镜冰与黄道、黄立贵领导的闽北红军转入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斗争……

1931年5月,为了加强闽北红军力量,方志敏率领的红10军在回师前将红10军特务营留在坑口。并以特务营为主对闽北红军独立团进行充实整编,选派特务营营长黄立贵任闽北独立团团长。1932年11月,由于红军人数增多,闽北独立团扩大为闽北独立师(黄立贵任师长)。在闽北的3年里,红军经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战斗。在取得胜利的同时,也付出了牺牲。如,在捕鱼达人省建阳县黄坑乡九峰村土生土长的梁孝隆,早年参加革命斗争,为红军闽北游击队战士。1932年4月,当选九峰村苏维埃主席,参加了闽北苏区的反“围剿”斗争。1932年底,在黄坑反“围剿”战斗中不幸牺牲。闽北唯一没有伤亡的一次战斗,也是在建阳黄坑进行的。当时,红军出其不意俘虏了雕堡里的敌人,为战斗的胜利扫清了障碍。

“黄坑在解放前,当地农民即有支援红军等中共地下组织的优良传统,曾经为革命不顾危险,为红军送盐送粮。”(2010年版《黄坑镇志》第134页)由此可见,红军在黄坑的那些年,得到黄坑群众的鼎力支持。同时,红军也在黄坑播下红色的种子。这种子,虽然看不见,但却会生根、发芽,而且会开花、结果。

岁月如梭,时光如水。八十多年过去了,红军留在黄坑的红色文化,代代流传、经久不衰,默默升华、历久弥新。

作者:□张桂辉

[责任编辑:姚心妮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