萝卜赛梨哟,辣来换啊——读《故乡的味道》

2019-01-27 09:56:12 来源: 捕鱼达人,捕鱼游戏破解 作者:□夏丽柠

遆存磊兄出书了,值得庆贺。将写出的文字编辑成书,恐怕是对读书人最好的回报了。

与存磊相识十余年,我只知道,他喜欢汪曾祺,大爱知堂,本以为处女作会是一本关于“苦茶系”的专作。谁知他独辟蹊径,写起了吃食,居然还写得有模有样!

《故乡的味道》的书名起俗了,难显存磊的学人风骨。聊及此书,我还使劲地揶揄了他几句。他不无委屈地说,本来叫《蔬果飣餖开》,但编辑觉得现在的书名更接地气。飣餖一词,出自黄庭坚的“岁丰寒十亦把酒,满眼飣餖梨枣多”,指的是摆出来的多而杂的食物。如果懂了飣餖的含义,便知晓书里写什么了。表面上天马行空,无规律可循,实际上写的却是难登大雅之堂,身世卑微的民间食物。但越是低尘越暖心,这便是食物的魅色。因此,说这书里讲的是“故乡的味道 ”也没错。不过,存磊写的是故乡味道里的雅与知性,这与其它食物美文极为不同。

书中内容分三辑。辑一里所写,从野蔬、食蒜到红薯、泡馍,我们尚能日常所见。南甜北咸,各有各的吃法而已。可写在辑二的吃食,却令我大开眼界。栲栳栳,也只是在晋北旅游时,才在餐馆里吃过。说到“芜荽和荆芥”、“皂角仁·槐花·榆花”做成的食物,我这个北方娃简直是闻所未闻。南北相隔,故乡远离,别人家的日常饮食,在我家仿似天方夜谭。若不是像存磊这样的作家以文字建桥,我们这些山水相离的食客,估计一辈子也都是短见识的人。

可我以为,本书里最有价值的是辑三,是存磊多年的研读心得。最长见识的是“汪曾祺与《随园食单》”和“知堂早年日记摭拾”两篇。然而,“饮食之事:略谈周作人、汪曾祺的坐而论食”倒是可以做为存磊饮食观的定性之作,也可算是本书的结语。这篇里,存磊举了两例,一例是汪曾祺写江南茶馆里的干丝,“用干豆腐切成细丝,加姜丝酱油,重汤炖热,上浇麻油,出以供客,其利益为‘堂倌’所独有”。干丝,我们北方也有,却以食宽条或是大张卷葱吃为主。汪曾祺的一番干丝做法,简单明了,仿佛一团江南烟火气直冲弄堂人家的烟囱。另一例是知堂写茶,“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,清泉绿茶,用素雅的陶瓷茶具,同二三人共饮,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所的尘梦。”茶饮家家都有,可在知堂笔下,却非人人可为。因此,存磊在文末总结,“周作人、汪曾祺之坐而论食,冲淡的文字下,自有冰山潜藏着。”亲近美食之人,浅者即吃货,深者可谓美食家、生活家,甚至于思想家。

存磊写饮食,恐是在写作路上的初试牛刀。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他会写出更多的文字,打开人们禁锢的头脑,慰藉我们孤独的心灵。萝卜赛梨哟,辣来换啊!这是多么美的货声。

作者:□夏丽柠

[责任编辑:姚心妮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