浦城牛鼻山文化遗址

2019-01-09 09:44:05 来源: 捕鱼达人,捕鱼游戏破解 作者:□毛建安 赵真友

牛鼻山遗址部分出土器物

浦城新石器时代考古发现,最具有代表性的是考古学中被称为“牛鼻山文化”的遗址。

牛鼻山文化,因首先发现于浦城县管厝乡党溪村牛鼻山而得名。

遗址地处浦城县东部的中山山地,北端的仙霞岭主峰营盘尖脚下,山顶海拔1644米,与西南部的覆船山、渔梁岭遥遥相望。遗址坐落在群山环抱之中,建溪上游南浦溪支系在山脚蜿蜒。

遗址坐北朝南,在高出溪流河面约40米的山坡上。1986年,考古工作者在这里调查发现了厚达2米的文化堆积层。这种堆积是古人类经历长期生活后废弃形成的,距今约四千年至五千年,范围约3万平方米。

1989-1990年省、市、县文物部门组织考古队在此考古发掘,揭露面积约900平方米,共清理新石器时代墓葬19座、灰坑8个。出土石器、玉器、陶器等300多件,以及大量陶片。

清理出的地层分上下两层,文化包含物具有前后持续性,已发现的墓坑呈长方形或梯形,长1米至2米左右,按西北向东南方向排列,随葬品多者达40多件,少者仅6件。

这种情况表明,人们对自己的氏族具有共同的信仰意识,对于死去的先人集体埋葬同向排列,提供随葬品多寡差别与贵贱程度来看,在氏族公社内部地位等级差异,财富不均的现象正在逐步产生和发展。

牛鼻山文化遗址出土的石器,主要有刀锛、钺、凿、箭镞,砺石、石球、石饼、砍砸器、网坠等,采用闪长石、页岩、砂岩、板岩等较为坚硬的地产岩石敲击打制成型,而后对器身和刃部进行磨砺,加工成为各种生产工具。除砍砸器外,横剖面呈梯形的小石锛最为典型。从牛鼻山文化遗址出土的形态考察,牛鼻山文化社会经济的基本形态是采集渔猎和初级的农耕生产。

在远古原生态环境下,富饶的自然资源是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物质保障。自然生态资源丰富,在生产力水平低下而发展缓慢的新石器时代,牛鼻山先民们在相当程度上依赖自然资源的优势,“靠山吃山、靠水吃水”,沿袭旧石器时代的传统生存手段,采集各种植物和果实果腹充饥,捕获地上的走兽,天上的飞禽,水中的鱼虾成为他们的盘中餐。

牛鼻山遗址出土的农耕工具主要是石斧头、石锛、砍砸器、石刀,其中有一种形制比较特殊的叫有段石锛,考古学一般认为它是稻作农耕文化中装柄使用的工具,早在6000-7000年前浙江河姆渡文化时期已经使用,牛鼻山文化遗址有段石锛虽然数量不多,但却可以作为开始耕、锄农业的物证。

从牛鼻山文化遗址出土的玉璜、玉玦、玉环等几件装饰品,表明当时牛鼻山文化先民已产生原始纺织业,超越了单纯的用树叶和兽皮遮身御寒的生活水平,改善了对服饰的需求,也表明了先民们穿衣打扮已经注意装饰,充满了对美好生活的追求。

制陶手工业的发展,是牛鼻山文化的一大成就。有耕种、有收获,贮存粮食的器物一般使用原始陶器,牛鼻山文化遗址出土的陶器是文物的大宗,也是判断考古学文化类型的指示器和标准器。

牛鼻山文化遗址出土的陶器大约分为贮存器和炊器,牛鼻山先民在黏土中有意识地加入粗砂、碳粒等原料,使之质地疏松,有利于提高耐火传热和急变性能,有利于食物快热快熟,因此粗砂陶适合用于制作饮食炊器。质地细腻的器物,一般作为饮食器皿,能够改善与唇口直接接触的感官功能。另外牛鼻山文化遗址还出现有纺织轮、网坠之类的生产工具,更近一步证明了牛鼻山文化先人们利用捕鱼织网和纺线织布的技术,从原始人的生活进入了相对稳定的自然人的生活。

从陶器的形制来看,牛鼻山遗址出土的器物,以三足鼎、环底器并行,并出现了袋足器。常见的品种是鼎、豆、壶、还有盒、钵,杯、鬶等,它们造型最为奇特,口沿对外敞开,一侧开出鸭嘴状的流,修长的颈部链接三个分叉的袋足,是一种可炊可饮的器物,通常被当做酒器使用。

使用谷物酿酒,几乎是和农业同时开始的,从出土的酒器判断分析,牛鼻山先民可能利用稻谷类粮食作物酿制水酒,他们将谷物放入鼎罐之类的器物中煮熟,然后加入适量的发酵物,经过一段时间地发酵,再加水相融合后饮用。用这种方法制造出来的酒称为水酒,是一种酒糟酒水混饮的甜酒。这种酿酒方法简单、方便,因此一直传承到至今。浦城盛产的冬日酒,应该可以说是牛鼻山文化的传承。

在牛鼻山文化遗址中,酒器数量不多,使用不够普遍,也从反面证明了当时牛鼻山文化先民的农业耕种技术不够发达,谷米产品不多,除供给食用外,不能用过多的粮食制酒,先民们通常只能在社交场合和盛大庆典、祭祀祖先、部落誓盟时才使用酒器饮酒。从牛鼻山文化遗址的墓葬中出土的三足鬶形器来看,拥有此类酒器作为随葬品的墓主人,应该在部落中的地位是较高的。

牛鼻山文化遗址的考古发掘,印证了该遗址生产在新石器时代至青铜器时代的过渡时间。于牛鼻山文化同时的周边地区,主要考古文化的东北部地区的良渚文化和昙石山文化关系较为密切,至少有一定的渊源联系。

牛鼻山文化遗址聚落的居住建筑,从考古发掘情况来看,主要有两种形式,一是平地起造的窝棚,二是利用地势高低架构的干栏式房屋。干栏式房屋具有防潮防虫蛇功能。该遗址的考古发掘说明了牛鼻山先民们已经知道因地址宜开辟家园,虽居住建筑简陋,聚落范围不够宽敞宏大,但已经初具规模。

牛鼻山文化遗存在闽北地区有一定的分布范围,学术界遂将以此遗址为代表的遗存命名为“牛鼻山文化”。该文化对史前区域文化交流、闽台史前文化关系、史前文化发展序列、史前经济形成式转变等方面都有着重要的研究价值。

从2018年厦门大学考古系和浦城县博物馆对牛鼻山遗址再次勘探发掘,继而出土了大量的农耕生产用具,并且出土了部分谷粒标本,经送权威部门鉴定为距今5300年的谷粒遗存,已足够证明了牛鼻山是闽北农耕文化的起源地之一,也证明了当年牛鼻山古人类从渔猎时代进入农耕时代的变迁过程。因此牛鼻山的农耕文化已受到越来越多的考古界人士关注。

[责任编辑:谢志源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