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薪情”差 台青流行“斜杠”人生

2018-05-15 09:32 来源: 台海网  作者:陈成沛

日前在台北举行的“台湾新世代最向往企业”发布会

台海网5月14日讯(海峡导报驻台记者 陈成沛 文/图)台湾社会低薪化已成为新常态,尤其年轻人的收入所得“甚至倒退到20年前”。因应于此,台湾行政部门负责人赖清德14日端出所谓“政策牛肉”,盼能解决青年低薪问题。包含公家机关相关人员的起薪调高到3万元(新台币,下同),并建议将目前社会上的基本工资时薪140元往上调到170元。

不过,学者分析指出,这些还是治标不治本。台湾经济研究院景气预测中心主任孙明德告诉导报驻台记者,这20年来,台湾都在“吃老本”,既无新产业也无新的企业家,怎么会带动加薪能量?因此,对台湾青年来说,除了选择西进大陆,留下来的人既然一份工作的薪水不够用,那就做多份好了!于是,这几年来,“斜杠青年”正在台湾崛起。互联网助推“多职人生”

所谓“斜杠青年”,斜杠一词源自于英文“Slash”,是美国一个专栏作家2007年就提出的形容多元职业的概念——因在履历自我介绍中会用“斜杠/”来区分不同职业,于是“斜杠”便成为他们的代名词。

就在本月初,专注于报道岛内职场动态的《cheers快乐工作人》杂志在台北举办“台湾新世代最向往企业”发布会。总编辑卢智芳在接受导报驻台记者采访时指出,根据他们调查发现,“斜杠青年”已成为翻转台湾职场的新力量,“多职人生的时代已来临”,过去的一招半式闯江湖,一份工作做到底已经过去了。

可惜,对这些台湾年轻人来说,他们之所以选择这样的“多职人生”,不是为了追求职能多元、发展不同兴趣,而是迫于生存,“不得不斜杠”。

长期关注劳动议题的台湾政治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林佳和分析指出,事实上,工作零碎化、工作弹性化这些概念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存在,但现在,各种不同形式的数字平台改变市场结构,让本来必须受雇的劳工得以转为自营作业者,在平台上直接对市场提供商品和服务。

可以说,移动网络和共享经济更助推了这一趋势的发展,让“多职人生”的生涯规划变得可行。靠兼差让生活好些

在长期低薪与薪资停滞的现状下,兼差成为台湾青年族群不得不为之的生活形态。

26岁的一成目前在台湾“立法机构”担任研究助理,天天加班,假日也要保持随叫随到,月薪2.6万元还不足以还清他的学贷;因此他必须兼职各式各样的学术研究案及翻译稿,才能支付在台北生活的开销。

30岁的陈奕先是个网络工程师,白天为服饰零售业写APP,月领55K(5.5万元),即使薪水已经比同龄人高,但仍然无法满足生活。所以,他晚上坐在电脑前当起翻译,每个月可以增加5000元收入。

经营电子零件生意的廖孟秋今年35岁,他的兼职是当Uber司机。一天的理想行程是清晨跑一趟机场接送,上班时间开车跑客户、接订单;当天业务结束,再打开Uber载客。这样的安排,让他每月多了四五万元进账。

如果不当“斜杠青年”的话,就必须过着省吃俭用的低消费生活。因此,虽然感觉很累,但很多人还得咬牙坚持。 “斜杠”也可能白忙

“台湾青年多重工作,有的是为了兴趣,但更多时候其实是为了生存下去。”林佳和分析指出,在台湾还有个怪现象,就是学历越高,失业率也越高。“零工经济的趋势会让企业尽可能把业务外包,降低人事成本,加上资讯科技的发展,也让收入稳定产业不会超过30%。”

从数据来看,台湾青年的失业率很严重。上世纪80年代是4.5%至7.3%,90年代攀升到10%,2008年金融危机时是14.5%,2017年的数据是12.4%,排名世界第二高。失业率与犯罪率相关,更会制造出“啃老族”,导致青年与社会疏离。这是不容忽视的社会现象。

孙明德则认为,不只年轻人,台湾整体薪资都高不到哪里去,因为台大规模制造业外移,高附加价值产业一个个出走,这20年来台湾没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新企业。“制造业外移后,没能有效升级新产业,谈何带动加薪能量?”

至于薪资提升的整体方向,孙明德进一步指出,台湾的服务业还属于高度管制的状态,需要“松绑”它,才可以带动整个体系,再配合做大做强制造业,薪资才能够提升,年轻人才有希望。“斜杠青年”的现象越来越引发台湾社会关注。有亲绿媒体甚至评论指出,这种“不得不斜杠”的生活如今是台湾青年的现实,就业环境若再没一丝曙光,再忙再累恐怕都是白忙一场。

(责任编辑:谢志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