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练塘”与“练夫人”

2018-05-03 16:49 来源: 闽北日报  作者:黄文富

练塘,是江南千年古镇。春秋时属吴,战国时属越,后为楚国春申君黄歇之封地,今于上海青浦区,古称“章练塘”。

史载:五代十国时,闽北人章仔钧(浦城人,868-941年),官居南唐高州刺史检校西北行营招讨使,偕夫人同乡练寯(873-952年)世称练夫人,驻署于练塘。

唐朝末年,藩镇割据,章仔钧晦迹田园,谢绝不少藩王慕名延请,年逾四十而不仕,后选步骑五千,“独当江南右臂,坐控二浙要口”。章仔钧文韬武略,治军严明,练夫人克勤克俭,知书达礼。夫妇驻署后,处事和善,体恤百姓,颇具人缘,不少迁徙至此的外乡人都喜聚集居住其周边,睦邻友好,以祈荫庇。章仔钧、练夫人遂在练塘聚众屯垦,农耕桑麻,渔樵耕读,使寂静的山岭变得阡陌纵横,“人烟绣错、舟楫云排、两岸酒市歌楼、箫声从树荫柳叶中出。”一时,练塘成为了繁华的江南集镇,章仔钧调防入闽,练夫人为祈神灵庇佑练塘风调雨顺,黎庶安泰,便舍宅为寺(今练塘“天光寺”)。这里的百姓,为感恩章仔钧、练夫人为练塘带来的福祉,便将此地称为“章练塘”,此地名一直延续了上千年之久,直至上世纪中叶,不知何故舍掉章字,称“练塘”。

五代,詹琲的《忆昔吟》诗云:“忆昔永嘉际,中原板荡年。衣冠坠涂炭,舆辂染腥膻。国势多危厄,宗人苦播迁。南来频洒泪,渴骥每思泉。”“安史之乱”后,中原长期陷入藩镇混战不已,唐政权风雨飘摇,无法安居乐业的中原百姓,大举南迁,寻找生存的乡土。“水无涓滴不为用,山到崔嵬尽力耕。”晋末年:“永嘉之乱,衣冠南度,始入闽者八族。”闽北浦城仙阳镇练村,系练氏宗亲自中原迁徙入闽的第一站(村)。至今,这里依然叫“练村”,练夫人为闽北浦城练村人。据练氏族谱记载,练夫人为唐岐山侯练河后裔。

相传:练夫人虽女流之辈,却以懿德见长,是位大智大勇、敢作敢为的女性,世人敬重谓之:“娇娇巾帼一贤明。”章仔钧调防闽之建州,练夫人随夫归闽,定居建州,这里,古时是闽北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中心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在此,练夫人以“舍小家为大家”及“全家愿以城共存亡”的高风亮节,阻止了章仔钧旧部王建封、边镐,攻破建州后屠城三日的行动,保全了建州全城的黎庶苍生。练夫人殁时,建州百姓为感恩练夫人的真情大义,全城举哀,破格将其安葬在州署后堂芝山之阳,立碑“全城众母”。宋仁宗追封其为“赵国夫人”。明成祖御制《为善阴骘序》,并诗云:“曾将厚德结人心,岂料翻成报德深。肯使一家同日死,全城宁为却黄金。”

(责任编辑:姚心妮)